详细内容

一步错 一生毁

——湖南省株洲市商业银行原副行长黄石山忏悔录

    我1963年4月出生于湖南省株洲县长冲乡,家境贫寒,依靠亲戚和老师的资助才读完高中。1982年到长冲中学任民办教师,后考进湖南省财经学院读完本科,再考进中国社会科学院读完研究生,毕业后先后创办株洲县城市信用社、株洲市芦凇城市信用社、株洲黄金大酒店,1998年被提拔为株洲市商业银行副行长。

    受党教育几十年,最后却被清除出党,走到今天这一步,我深感对不起党和人民,对不起曾经关心我的老领导、老同事和老朋友,对不起生我养我的父母,也对不起失去父亲扶持、独立求学谋生的儿子。母亲得知我出事的消息,心脏病发作,从此一病不起。儿子正在高考期间,考试成绩受到很大影响,按平时水平原本能考上重点院校,结果只上了一所普通院校。

我很清楚,没有经过央行批准的金融机构不能吸收存款,但我行所办的株洲县城市信用社承当的南阳桥和南岸两个基金会被撤并后,因多年经营不善造成的亏损无任何单位和个人弥补,眼看火药桶就要爆炸。我作为承当单位的法人代表,为了掩盖众多矛盾,也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视法律为儿戏,擅自决策组建担保公司和典当行以接管这两个基金会的5000万元巨额亏损。由于既无政策又无资金,公司不得不采取高息吸存的办法,拆东墙补西墙,以维持公司的经营和运转。结果,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于没有收入来源,亏损越来越多,勉强维持五年后,资金链条断裂,造成非法吸收的客户存款无法兑现。案发前,我一直错误地认为吸收的客户存款只要自己不拿一分钱,全部用于兑付客户存款,以弥补两个基金会的亏损,就是脚背上的水翻不了大船。然而,事与愿违,亏损额最终达1.5亿元之多,不仅没有保一方平安,反而给社会秩序和经济秩序带来了更大的损失和动荡。当初那样做,自认为是敢于负责,敢于担当,敢于替领导和单位分忧,殊不知这些都是建立在违法的基础上,结果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落到今天这样可悲可恨的下场。

    2004年9月1日,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抱着侥幸的心理出走了。从一上车开始,我就感到压力剧增,就这么走了意味着什么,留下又有什么结果,该不该去自首,激烈的思想斗争一直折磨着我。最终,我在“人”字上加了一个方框,写出了一个“囚”字。在出走之前,我也想过,自己没拿一分钱,只是暂时躲一躲,避避风头,等风头过了再回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从株洲到深圳、香港,再到菲律宾,每到一处我都不敢停留超过两天,不敢和任何认识的人联系,不敢出门,不敢抬头,时时刻刻都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看到警察绕道而行,听到警笛声心惊胆战。每个夜晚,不是难以入眠,就是梦中惊醒。冰冷的手铐、黑洞洞的枪口、同事愤怒的目光、父母悲痛的神情,一切一切都让我恐惧、压抑、痛苦、悔恨……世界上没有什么比精神上的折磨更让人生不如死。2004年12月10日,我从菲律宾被遣返回国。在被抓获的那一瞬间,我突然如释重负,遗憾的是我失去了自首从宽的机会。人,不能走错一步,否则,一生就毁了。

    过去,我奉行“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待人处事原则。当时担保公司的董事长、法人代表肖某,员工对他的所作所为反映较大,我却认为他有能力、有经济头脑,对这样的人,就应该大胆使用,放手让他干事,然而,我的所谓“放手”却变成了撒手不管、放任自流。待人处事只讲义气,不讲制度,不考虑后果,以这种方式管理公司,怎能不出乱子?结果,公司经营五年多,原来接管的5000多万元亏损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1亿余元。这就是讲义气、不讲原则的恶果。我作为负责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事到如今,悔之晚矣。我真诚地劝告大家:一要走正路。道德标准要高,法律意识要强。二要淡名利。这不是套话、空话,而是血的教训。一个人如果连自由甚至生命都没有了,要名要钱又有什么用?三要慎交友。千万要警惕一些所谓的“朋友”在背后插你两刀。

    有人说:“人只要有尊严,生活清苦一点也是幸福的,人一旦没有了尊严,物质生活再好也没有了意义。”入狱后,我真正体会到了“金钱不是万能”的含义。在狱中,金钱买不到自由,买不到亲情,买不到做人的尊严。入狱后巨大的反差、失落曾使我痛不欲生,深刻反省后,我懂得唯有彻底改造自己才有新生的希望,我不能一错再错。

  

    背景资料:

  

    黄石山,男,1963年4月出生,原任湖南省株洲市商业银行副行长。因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虚报注册资本罪,2005年被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

    来源: 摘自《中国纪检监察报》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